书包网 > 腹黑小说 > 七界之都 > 第五卷神秘的组织 第二一十一章 老家伙
    “哈?”顺着乌鸦的视线看过去,姚佩环的两条眉毛突然竖了起来,脸上的疑惑也立刻变成了鄙夷,怒气冲冲的说道,“姑奶奶以为是谁呢,这不是孙悯吗,不躲起来给别人开肠破肚顺便割点下水吃,跑外面来转悠做什么?行啊小东西,你长本事了,居然和这种人混在一起,摸摸你没被吃完的那点良心,你对得起咱们那些几万年前就死绝了的师父吗?”

    对不起,良心那玩意都已经被吃完了,没剩下,摸不到。乌鸦板着脸一言不发,只敢在心里默默地回复。

    “嗤,不给他们开肠破肚,莫非还让你举着火把围着他们唱歌跳舞吗?”孙悯居然也一改以往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,满是讥诮的反唇相讥,“等跳完了,是不是还要吐口唾沫和点泥涂到他们脸上,然后告诉人家治好了?蠢到这种地步的受害者,还不如把器官都送给我,说不定还能捐给需要的人,虽说这种器官大概率会拉低被移植者的智商吧。”

    喂,你这么说我可不能当没听见,我们用巫咒之术治疗可不是和泥,虽然里面也有土吧,但主要还是草药和矿物,也不用吐口水,用的是受术者的血,而且最后也不是涂在脸上,选取的都是不同部位,只涂脸上那是美容。成大事者能屈能伸,该缩头时就要缩头,所以乌鸦依然只在脑内默默回复,不过脸上的微笑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看来没猜错,这俩还真是势同水火,古老的巫医和最优秀的外科医生之间,矛盾果然是无法调和的,不枉我祸水东引,对不起了,我为我恶劣的行径深表歉意,哈哈哈,真对不起。

    如果笑容代表歉意的话,那乌鸦一定是此时最愧疚的一个人,两边都这么轻车熟路的样子,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吵了,反正有雪公主在一旁守着,也不担心两边真打起来,那就慢慢继续吧,多吵吵有助于学术水平提升,嗯,至少理论上是这样。

    可惜提升水平的是学术讨论,单纯的吵架除了肺活量之外,提升的也就只有历史知识了,于是,就听着姚佩环和孙悯唇枪舌剑,从一刀下去百分之三百死亡率的外科神医,到一丸假药险些毁掉一个帝国的宫廷秘闻,从割皮放血偷坟掘墓,到清水充药念咒强身,这一刻,仿佛两个领域的无数先贤都站在两人身后,她们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真的好吗?”乌鸦正站在魁梧雄壮的师姐夫身边陪他聊天,或者说正在骚扰无意识的僵尸,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没有激活翻译器,说的倒是四叶星的通用语,就是口音稍稍有点奇怪,声音虽然苍老,但中气十足雄浑有力,“虽然不是因为你,但到底是你诱发的吧,而且她俩你都认识,吵的这么激烈,你真不打算劝劝她们吗?”

    没有敌意,没有能量变化,如果不是对方故意加重了脚步,乌鸦可能到对方开口前都发现不了有人接近,无声移动也就算了,连能量波动都没有,这就有点过分了,乌鸦心里警觉,外表倒是没动声色,一回头,就看到那位剑武世界的老人已经到了他身旁,和他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仔细感应,乌鸦终于知道这个人的能量奇怪在哪里了,不光是中正平和的问题,关键是这人的能量仿佛始终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,环境中能量的变化就是他自身能量的变化,二者几乎难分彼此,因此无论他走到哪里,都很难被能量感知察觉。

    “法天地,法万物,法自然。”老人捻须微笑,不加掩饰,“不用惊讶,你们其他几个世界的强者大多都无法理解这种概念,就像我们也无法理解你们一样,习惯就好,所以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吵,我也不敢劝。”摇头,乌鸦用力摇头道,“要不您去试试?一看您就是年高德勋的长者,人生经验丰富,您劝几句说不定她们就安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老夫今年九十三岁,算得上年高德勋了,而且也经验也确实丰富。但是,你知道老夫为什么能活到九十三岁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因为老夫懂得一个道理,在两个女人吵架的时候,老夫绝对不会插嘴打断,更不会参与进去。”老人轻抚长须,笑容却像个小孩子一样,单纯中不失狡猾,“这就是老夫最重要的经验,也是老夫的长寿秘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让我去劝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老夫不一样啊。”老人收起笑容,正色的说道,“死道友不死贫道嘛。”

    眨眼,再眨眼,乌鸦被噎的半天没说出话,啧,这老家伙还真有意思,难怪便宜师姐都和他有交情。

    乌鸦翻了个白眼,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:“算了,不用管她们,反正最后吵累了应该就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两位姑娘你都很熟悉呀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乌鸦沉吟了片刻道,“算是吧,那边那个叮叮当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姚佩环?”

    “嗯,姚佩环,刚才我上来的时候,听她和您说到了罗达伦综合征,那其实是替我问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就是小混蛋?”老人有些惊讶的说道,“原来如此,幸会,幸会。”

    乌鸦嘴角一阵抽搐,觉得血管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“其实老夫听姚姑娘提起过你很多次了,但一直有一事不解。”老人没等乌鸦询问就继续说道,“你到底是叫小混蛋,小王八蛋,小兔崽子,还是小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一般情况下,我更希望别人叫我乌鸦,记仇的乌鸦。”乌鸦斜眼瞪着笑的开心的老人,没好气的说道,“你这家伙是故意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,没错,道法自然嘛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乌鸦一愣,“这和道法自然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完全没关系。”老人严肃的说道,“只是这样说听起来比较玄妙,别人只顾考虑两者的联系,就忘了找老夫算账了。”

    “嘁,老家伙……”乌鸦反而笑了,向老人伸出手说道,“老先生是个很有趣的人,认识一下吧,我叫乌鸦,源能人。”
var lastread=new LastRead();lastread.set('10973', '7429838', '七界之都', '第五卷神秘的组织 第二一十一章 老家伙');